中秋念师恩‖忆我的体操启蒙老师

 2022-09-08    13  

中秋将至,节日气氛越来越浓,阖家团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么美好的节日带来的是我的一段美好的回忆。

记得那是1957年,当时只有6岁的我非常喜欢体育运动,特别是翻跟头竖倒立之类的活动是我的最爱。因为我们家距离当时的青年公园(现在叫槐荫公园),于是我每天没事就去青年公园玩。青年公园位于山东省立医院南侧东临。从经七路南门进入公园内西侧就是一个综合性体育场地,西南角是一个篮球场,中间是一个有400米跑道的体育场,体育场内有一个沙坑,供跳远和跳高运动员训练的地方。当时的生活水平比较低,运动员大都是济南市体育局业余体校的业余运动员,平时都在上学或者上班只有业余时间才训练。我就利用他们不训练的时间在这个沙坑里自己进行体操训练。(说实话就是看到青年公园有一支少年体操队的小队员在一位女教练的带领下训练,我就是照猫画虎,依样学样罢了)我也不懂动作要领,他们怎么翻跟头我就怎么翻,所以常常摔得鼻青脸肿的。回家后家长看见又心疼又生气,但是他们见我如此执着滴自己苦练也没有办法只好依着我。

中秋念师恩‖忆我的体操启蒙老师

时间来到1958年我上小学了。我的母校当时叫济南市经六路小学,(我六年小学毕业之后就改为济南市实验初中学校了)。在学校里我除了喜爱体操以外我还很喜欢打乒乓球,于是在一次小学生选拔赛中我被选进市中区业余体校乒乓球队训练。

令我记忆犹新的是有一天我们班正在上体育课,来了几位老师观看我们的体育课,我认出其中有一位女老师就是青年公园体育场辅导少年体操队的那位女教练(后来得知这位老师姓牛叫牛玉兰,是济南市体育局业余体校体操教练)只见牛老师用手指了指我说了一句就是他了。于是我被带到教师办公室,学校的班主任,体育老师以及牛老师跟我谈了话说是要让我到济南市业余体校练习体操去,征求我的意见同意不同意?当时激动的我差一点跳起来,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运动项目啊,哪能不同意呢!于是一夜之间我就成了一名小小体操运动员了,要知道那时候生活水平实在是太低了,我们家兄弟姐妹又多,全靠父亲一人的微薄工资抚养一家人。

我进了业余体校自然而然“生活待遇”也有了大大的提高,每周有三到四次训练课,每堂课都有两毛钱的补贴,其中乘车费5分钱。还发给体操服训练服,体操鞋和运动鞋,都是全套的,这就节约了家里的开支。当时我领到这些装备时高兴的就连睡觉都会笑出声来,心里那个美呀!但是真正训练时,别提多么苦了,只要上训练课必然首先就要进行力量练习,而后就是柔韧性训练,专业动作训练不是很多,就是为了打基础。当时我们队在青年会教堂二楼篮球场训练,队中除了几位小队员其他的都是中学生年龄段的队员。因此我们必须跟大哥哥大姐姐们一块训练,常常练的我浑身疼痛难忍,欲哭无泪,这时牛老师总是帮我进行放松康复,并且像母亲一样疼爱我,给我打气帮我树立信心。

牛老师在我的心里就是一位慈爱的母亲。她对我的一点一滴的帮助,我都牢牢的记在了心底。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慢慢的长大,我被选推到高一级的队伍进行训练,我的教练就变成高文波老师了。直到1965年小学毕业那年,国家体委山东省体委和济南体育局联合进行试点,在济南五中试点开办全国首家半读半体学校实验班,一共招收高中两个班,初中四个班的体育生,为国家培养体育专长生,优秀的选拔到更高一级的专业体育学院深造,其他的可以充实中小学体育教师队伍。于是我就直接被录取到济南五中体操队开始了半专业体育训练的学习生涯。所幸的是我的体操教练仍然有高老师,牛老师则是女队的教练,同时省体委还为我们配备了省体院的两位教练。由于我们训练很苦进步很快,我们队的训练成绩直线上升,一举夺得济南市中学生体操团体操冠军以及许多个人单项奖。

最近几年,我的几位男教练因病相继去世,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心灵。牛老师今年已经80多岁了,除了腿部半月板损伤以外,身体还算硬朗,前几年我们经常去看她老人家,后来由于疫情的原因就没有敢去打扰她。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发表评论:

原文链接:http://www.tzjcw.com/post/zhongqiunianshienyiwodeticaoqi.html

=========================================

http://www.tzjcw.com/ 为 “世界杯买球app-世界杯买球入口”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