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丨延巴:我记住了老先生的抖音

 2022-09-09    8  

我记住了老先生的抖音

延巴

夜雨丨延巴:我记住了老先生的抖音

今年的教师节和中秋节同天。一早起来,雨湿了一地,空气凉凉爽爽。据说人在摄氏十六七度的状态下思绪是很悠远的。教师节,我当然想得最多的是关于老师的一些往事。

好的老师,让你几十年后想起他,心里都是暖暖的。他的表情、他的声线、他的经典语言…….会清晰的不时在脑海里浮现。

我读初中是1976年初,在学校老办公楼底楼,昏暗的办公室里,经常看到一位戴着花镜静静地趴在桌前写写算算的老先生。一天,我们班上地理课,老先生抱着个地球仪不紧不慢地走进了教室。当时的老先生年龄估计在60岁左右。那天穿着一件旧蓝布中山装,裤管宽大,着一双布鞋,走路、动作都略显迟缓,老先生走上讲台,微笑着说:“我叫陈仲英,教你们地理。”我们还在惊愕中,先生就进入了正题。

“地球是个这个地球仪这么圆的吗?不是!那是个啥子样子的呢?”一开口,就不同凡响。他学识渊博,让我们听到了许多课本上没有,却又和课程密切相关的知识,他上课从不用课本,山川、人文、物产、典故,信手拈来,就连枯燥的经纬度,时差、南北回归线这些概念,经他与一年四季的变化和我们生活的经验结合起来,有故事,有细节,枯燥一下变得鲜活起来。先生讲课会根据内容情节和课堂环境,不断调整嗓门和节奏,忽高忽低,或疾或徐,如抖音般,旋律感特别强,显得抑扬顿挫的。现在都记得他教我们记亚洲与欧洲分界线的顺口溜:“乌拉尔山、乌拉尔河,里海、黑海、高家索…….”先生把每一句的最后一个字拖长,中间还顿一顿,带着抖音的吟唱,美妙至极。这是我记忆最深刻的抖音,四十五年过去了,都还在我的脑海中清晰的回响。

虽然老先生很受欢迎,但我们对先生的过往却知之甚少,先生从不讲个人的经历,也从不讲家里的事情。现在想来,或许是先生有一种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某些沧桑经历给他留下了阴影吧。我只隐隐约约听说老先生解放前上过大学,夫人也是知识分子。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先生的女婿考上了研究生,三个子女都先后考上了大学,这在我们当时的小县城算是了不起的事情,但即使这样的大喜事,先生也从没给我们讲过一个字。先生身上有一种宠辱不惊的从容。据说曾受到不公正对待,被发配去干勤杂,没见他抱怨。重新走上讲台,也没见他露出太多的惊喜,淡定是他的底色。但他的身上也表现出了一些多面性。课堂上的他,幽默风趣,妙语连连。下课后,他拍拍满手的粉笔灰,抱着他的地球仪默默离去,和学生很少交集,这时的他,没有了笑容,眼里还有一丝忧郁。他对每一节课都是用心的,可以说是堂堂精彩。对学生,任何时候,他都极有耐心,不管你是校长的千金,还是农民的儿子,一视同仁,决不厚此薄彼。这一点对老师来说至关重要。我至今还记得起另一件往事。当时学校还有另一名老师,一位学生想找他请教问题,老师正和一个同学聊着天,扭头冷冷甩出一句“你没见我在忙啊!”学生就尴尬的站在一旁,一次一次要张口,这位老师都没搭理,好不容易等老师“忙”完,学生赶紧上前提问,不料,老师还没听完,就硬梆梆的来了一句“别个啷个搞得懂,你为啥子就搞不懂,恁个笨,还读个啥子书嘛!”众目睽睽之下,这位哥们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赶紧钻进去。我的记忆中,再也没见这位老兄有胆量向这个老师问过一个问题了。

天,越来越亮,阳光明丽的照在地上。丹桂的幽香一阵一阵扑鼻而来。明丽的秋天,阳光是温暖的。记得陈老先生一家当年挤在教师宿舍底楼一个不足20平米的小房中,我常常看见他坐在门口晒着太阳看书、看报,感觉得到他很喜欢这样的状态。今天,我也有了先生同样的习惯,我感受到了老先生当年的快乐和这种状态的价值、意义。先生儒雅、淡定,他也许都叫不出我的名字,但我却永远记住了他;他没有对任何一个学生表达特别的关爱,但这不影响我们每一个学生对他的尊敬。他从不炫耀自我,以至于我们现在都不清楚他是怎么来又是怎么去的,但我们记住了他的博识,几十年后还时时记起他的容颜。作为一个老师,这足矣!

(2022年9月9日于重庆)

发表评论:

原文链接:http://www.tzjcw.com/post/yeyugunyanbawojizhulelaoxiansh.html

=========================================

http://www.tzjcw.com/ 为 “世界杯买球app-世界杯买球入口”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