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灿股份:“逆风”并购记|佛山优品 商路全球

 2022-09-05    9  

唐杰雄,文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文灿”)董事长。每个月,他至少参加一次远程经营管理会议。会议连线的另一头,是远在法国的百炼集团管理层。

这是佛山制造逆风“出海”的图景。2020年,新冠疫情的暴发年,在当年一季度中企海外并购创下近十年单季度最低值下,在被誉为车市下行大年里,文灿却选择了“冬天”投资——以接近20亿元并购法国百炼集团。

文灿股份:“逆风”并购记|佛山优品 商路全球

在这条充斥了各类失败者的跨国并购赛道上,文灿上演了逆袭的故事。这起从一开始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并购案,如今成为公认的成功案例。在完成并购两年后,法国百炼业绩创下新高,在并表后还带动母公司文灿业绩的飘红,去年文灿净利营收实现两位数增长,今年一季度净利更是同比增长58.2%。

有意思的是,这起并购案的标的价格还一度因为疫情而降价。这似乎更彰显文灿在彼时选择逆流而上的智慧。回顾这起看似一意孤行的并购逆袭,唐杰雄认为除了要把握住风险底线,最重要的一句心得是 “别人看不看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要想清楚为什么而并购。”

文灿压铸并购百炼集团。

“当时各方都不看好我们这起并购案。”唐杰雄回忆道。

这是一起发生在“冬天”里的投资。2019年12月,文灿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收购法国百炼集团公司,总交易对价为2.513欧元。

公开资料显示,文灿股份主要从事汽车铝合金精密压铸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于2018年4月登陆上交所上市。从经营层面上看,拟收购的法国百炼公司与文灿主营业务上较为一致。公告中称,百炼集团在全球拥有12处制造基地,拥有从产品设计、模具设计与制造、样件制作、到零部件铸造加工的完整生产体系。

但2019年,可是“车市寒冬年”。这一年,德国汽车工业协会曾预测,当年的全球汽车销量将会下降410万辆到8010万辆。该协会当时还认为,到了2020年也会继续下滑。

事实证明,后来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糟糕。2020年初,新冠疫情迅速在全球蔓延。受疫情的双重影响,全球车市遭遇重挫。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汽车销量约7000万辆,仅相当于2019年的9成左右。

更何况在跨国并购的赛道上,一直是并购者多,成功者寡。有数据统计显示,过去十年,在全球跨国并购的交易总额中,中国企业作为收购方所主导的各类跨国并购占到了70%。其中在2016年,中国企业跨国并购达到了历史最高值。

也正是在2016年前后,佛山企业成为了珠三角并购大军中的主力,包括美的、大自然、德奥通航等多家佛山上市企业以资本出海,对欧美企业发起海外并购。

但在跨国并购中有着“七七定律”的说法。也就是说,在跨国并购中,有70%的并购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同时还有70%的案例处于失败。

唐杰雄回忆道,当时大批接触过的人,都不主张文灿在彼时发起海外并购。就连银行的贷款也并不容易,这也成为了当时舆论对于文灿收购案的关注焦点之一。

文灿压铸生产车间。

在新冠疫情暴发前,也就是在2020年1月,唐杰雄专门去到了巴黎,与法国百炼集团签署了约束合同,也就是说并购一事已基本确立。考虑到当时叠加新冠疫情的冲击,文灿也试探性地提出了并购价格是否可以适当下浮的建议,而法国百炼也同意了降价的要求。

“在全球的并购中,几乎都没有出现过谈定价格已经签约后,还降价的情况”刘世博说。于是,文灿最终并购法国百炼的价格大约下降了10%,降到了后来大约20亿元左右的合同价。

但价格绝非文灿选择并购与否的核心决策因素。

在唐杰雄的观察中,不少海外并购失败的原因就在于价格。他看过不少身边的老总因为低价而选择海外并购,“他们买回来低价的标的后,认为自己有能力让一家企业起死回生,别人经营不好的企业,凭什么到你手上就能做好呢?”唐杰雄说。

在他看来,海外并购最重要的是想清楚到底为何而并购。这也是为何并购法国百炼时,面对如此多的不利因素,也不能左右文灿并购的决心。

毕竟在遇到百炼以前,公司已经谋划海外布局多时了。

那是2017年,当时文灿60%的业务都来自于出口。海外业务的比例比较大,同时国内的要素成本明显上涨,相比国外的产品,过去的价格优势开始消减。另一方面,早期国外的工程师和采购商都比较愿意来中国,但是来多了以后,因为来一趟要十多个小时的航班,不少工程师和采购商前来的意愿都有所降低。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价格优势的消失。彼时的唐杰雄测算了一下,按照中国要素成本上涨的速度,大概5-6年后,国内产品相比国外的价格优势基本就消失了。

另一方面,文灿也到了有实力走出去的时候。在过去十年,文灿无论是业务规划还是技术管理水平都实现了快速的发展。特别是2018年,文灿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公司的资金实力变得更加雄厚。

“在我们看来,走出去的节点已经到了。”唐杰雄说。

文灿最初也考虑过绿地投资。2017年,应公司客户的邀请,专门跑到美国去考察设厂。但是结合当时的资金实力、海外设厂经验以及海外业务增长不明朗等因素,唐杰雄思虑后放弃了到美国直接设厂的想法。

后来随着文灿上市,企业知名度提升使得大量标的主动找上门,唐杰雄在了解了不少项目后,看中了法国百炼。法国百炼当时遇到的主要问题是创始人年纪已大,找不到接班人,所以无奈要把公司转让出去。

事实上,同样从事汽车压铸件的法国百炼集团,在产品上与文灿有极强的互补性,文灿是以高压铸造产品为主,百炼则以重力铸造产品为主。同时,百炼的经营风格和文灿非常相像,这一点为日后两者的融合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更重要的是,法国百炼本身就是一家全球布局的隐形冠军,它在墨西哥、匈牙利、塞尔韦利亚等全球拥有12个工厂。这意味着,文灿一旦完成并购后,能够快速实现全球化的生产布局。

事后总结这次并购,公司财务负责人吴淑怡认为,文灿最关键的是抓住了两个点。

“一个是很清楚我们是为什么而并购。”吴淑怡回忆道,当时有大量的并购标的找上门,有不少价格远比法国百炼要低价,但唐杰雄并不为所动,“便宜的标的,如果没有价值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唐杰雄说。

另一点是要有“底线思维”。当时文灿专门投入不少费用聘请专业顾问团队,对法国百炼进行研究,“核心是要看查清楚有没有硬伤。“

吴淑怡很清楚记得,唐杰雄那时候最经常问她的是,“万一这次并购失败了,文灿还能不能继续生存?”。而文灿正是把握住这条风险的底线后,才有了后面看起来“一意孤行”的并购。

文灿压铸生产车间。

在完成并购后,受疫情的影响,唐杰雄实际上只去过一次法国百炼的总部和一个子工厂。

文灿甚至都没有直接外派人到法国工作。这一方面是受疫情影响,原本要外派的人员过不去。另一方面在并购前,文灿在尽调的时候就发现,百炼和文灿本身在文化上就很相近,且百炼本身就是泛欧交易所上市企业,企业的管理等各方面都比较规范。

所以在管理人员层面,除了唐杰雄和另外几位文灿的高管加入了法国百炼集团的董事会外,百炼集团的管理层几乎没有发生其他太多的调整。

唐杰雄希望尽可能保持百炼集团管理层的稳定性。在文灿入主法国百炼后的第一年,百炼的管理层因为完不成预算要求,按过去的要求需要扣罚奖金。但唐杰雄却主张以发放其他奖金的方式,对冲管理层被扣发的奖金,由此表达对他们的信任与支持。

在尽可能保持人事不变的情况下,文灿也通过双方管理融合的方式,来赋能百炼集团的发展。

虽然无法前往法国百炼总部,唐杰雄每月至少会参加一次远程的经营管理会议。同时,文灿也对百炼本身管理层的管理权限进行重新梳理,以此强化对百炼集团的引导。

文灿集团、百炼集团本身各自在生产经营,成本管控等方面有比较成熟和完善的管理经验和体系,并购完成后,双方更加可以发挥各自的优势,通过两个集团的信息交流和整合,实现两个集团的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特别在客户开发、采购资源共享、成本控制等等方面,在收购完成的两年中,逐渐体现出良好的整合效应。

受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法国百炼出现过短暂的亏损,但在同年8月,文灿正式入主百炼以后,百炼开始实现盈利,2021年,法国百炼的业绩已经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并持续稳定地为集团创造利润。

在唐杰雄看来,这得益于百炼本身的经营就做得很好,但是由于公司要出售,企业不愿意再投资,很多客户的订单都不太愿意接。在文灿接手后,马上展现出要把百炼做大做强的意愿与行动,这一点获得了百炼管理团队的认可,也激励了他们更努力地工作。

同时,在文灿入主百炼后,百炼的资金实力变得更强了。由于这几年欧洲大量的中小型压铸类企业倒闭,百炼反而获得了更多的市场与订单。目前,法国百炼正在墨西哥建设第三大工厂。而针对墨西哥第三工厂接到的新订单,目前已经超过了该工厂的设计产能。

“走出去并不容易,但一旦成功了,就能打开一片广阔的新天地。”唐杰雄说。

其仁观点

投资要在“冬天”

疫情防控期间,对企业来说是不是全都现金为王?我认为要打一个问号,因为一旦市场恢复了,对企业来说就是能力为王。现在看来已经碰到了,就是当疫情在蔓延的时候,不少企业就算拿到单子,也没有能力去生产。

现在困难是困难,转型是转型,但是根据过去的经验,越冷的时候越要调整预期。就是要在所有人都说不好的时候,把未来谋划清楚,要在所有人都说不行的时候,勇敢地投资,就是要在很多人没有醒过来的时候,在冬天投资。等所有人都醒过来的时候,买啥啥都贵,也就没有你的事情了。

2020年4月份,我参加了佛山的线上讨论会。当时蒙娜丽莎的董事、董事会秘书长张旗康表示,蒙娜丽莎还在广西投项目,还要推进广西工厂的三期项目。那会是3月,国内的疫情还很严重。

对于这个投资决定,蒙娜丽莎的决策层也有不同的意见。当时蒙娜丽莎内部有人觉得,现在天下都成这样了,我们扩充产能后,产品还有人要么?结果蒙娜丽莎的董事长萧华一锤定音,他说“病毒早晚要走”。

萧华不是医学专家,他是通过常识判断。这样的疫情在人类历史上出过很多次,最后都没把人类干掉。所以,萧董事长第一句话就说“病毒早晚就要走的,投一个项目就要两三年,大家不要吵了,投!”最后蒙娜丽莎的广西藤县项目继续投资,我专门去找了当地报纸来看,发现藤县对此一片欢呼,毕竟是涉及好几个亿的项目。

其实这种“冬天”投资的战略思想,顺德企业家早就有了。第一个给我上这门课的是科龙的潘宁。有一次我们在成都开会,那时候大环境不好,家电企业到处都在砍产能。潘宁却跑到成都发动机厂车间,说要把冰箱生产线伸到西南地区。投新项目。我当时就问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投资?潘宁说,所有投资都应该“冬天”投。

第一是因为“冬天”投成本低,所有地方政府都欢迎你,各类投资成本都低;第二条更重要,投资需要周期。如果等到市场回来企业没有产能,企业拿什么赚钱,拿什么占领市场。很多企业是到了“热”的时候去投,投资有周期,钱还没赚到,市场就转“冷”了。

对企业来说,最重要是认清楚现在的形势,要抓住现在的战机。所有优秀的公司都是在冬天谋划、布局、投资,然后再准备下一步。等到别人都看到机遇的时候,那就是五年以后的成败得失,五年以后的市场分割,五年以后的风光云影了。

观察眼

企业家要勇于“逆流而上”

以色列有一位学者,小时候他的母亲对他说,人的一生会走进很多条河流,你可以选择顺流而上,也可以选择逆流而上。但是你要记住,一定要选择逆流而上。这位学者记住了这句话,长大后做任何事都是反其道而行,最后在学术界打遍天下无敌手,并最终成为了以色列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学者。

“逆流而上”的智慧,也是文灿能够成功并购法国百炼的智慧所在。

在大多数人看来,文灿出手并购的时机,并非好时机。在文灿谋划并购的2019年,是行业下行压力极大的一年,大量的欧洲压铸企业倒闭。而且后面还叠加了新冠疫情的冲击,整个汽车行业遭遇重挫。

如果此时选择顺流而上,文灿的做法应该是及时止损,暂停并购事宜。事实上,在2020年之初,大量的海外并购或者企业的海外绿地投资都被叫停了。许多人考虑疫情因素,选择了暂缓投资。

但文灿的做法却演绎了另一种决策逻辑:大环境好不好不重要,关键的是你好不好。只要是符合企业战略发展需要,符合文灿全球化布局的需要,就要笃定心智继续推进下去。

这种定力背后也是一种战略的智慧。因为当大多数人都放弃的时候,反而会产生大量的机会。很多时候,如果所有事情都准备好,所有人都认定有机会的时候,争夺机会的人多了以后,对于企业来说,反而没有了机会。

所谓的逆流而上,实际上于企业家来说,就是一种思维决策上的反其道而行。当所有人都认为难的事情,做的人自然少,这时候你选择去做,反而显得容易。反之,容易的事情,做的人多了,你要成功反而难了。

回头去看文灿后来的收获也是如此,在大多数人都止步的时候,选择海外并购,不仅标的价格下降了。由于大量同行倒闭,文灿的入主,也让法国百炼获得更强的发展实力,迅速收获了其他同行倒闭后释放的市场。

当然逆流而上往往也是难走的路,但是难走的路永远不拥挤,对企业来说,更是如此。

【撰文】 叶洁纯 林东云

受访者供图

■专题报道:

“佛山优品 商路全球” 2022年佛山品质革命调研系列报道

【作者】 叶洁纯;林东云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发表评论:

原文链接:http://www.tzjcw.com/post/wencangufennifengbinggoujifush.html

=========================================

http://www.tzjcw.com/ 为 “世界杯买球app-世界杯买球入口”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