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马吉拉:天才的,谜一般的艺术家

 2022-09-02    42  

展览现场 摄影/赵轶晗 图片由木木美术馆提供

马丁·马吉拉 《瓦尼塔斯/虚空》 2019 硅胶和天然染色的头发公式 Pierre Antoine

马丁·马吉拉:天才的,谜一般的艺术家

◎余木匀

展 览

马丁·马吉拉在木木美术馆

展 期

2022年8月18日-12月4日

地 点

木木美术馆(钱粮胡同馆)

也许并非其本愿,但马丁·马吉拉无疑是时尚界最神秘的人物之一。没有照片,没有录像,也没有相关记录与访谈,这位设计师仿佛只是个漂浮的姓名,多年来人们难以发现他的踪迹,即使在惯常的走秀结束,设计师出场致谢的环节,马吉拉也一次都没有出现过,这位沉默的设计师从首秀到闭幕大秀都将自己隐没于作品中。在工作室的全员合照里,员工们在首席设计师马吉拉的位置摆上一把椅子以表敬意,那把空着的椅子在整齐的人群中形成了一个醒目的缺口,无言地暗示着这位设计师的不可替代性:沉默而富有才华,克制却大胆,打破规则又重构设计,马丁·马吉拉是个谜一般的男人,正如他为品牌选定的象征色白色那般,他所探寻的是让服装回归到材质与结构本身的设计语言。

“他并不需要任何老师”

比起八十年代风头正盛的“安特卫普六君子”,同样毕业于安特卫普皇家学院的马丁·马吉拉则低调许多。毕业后马吉拉做了一段时间的自由职业者,之后成为让·保罗·高缇耶的助手。高缇耶的设计以戏剧性与华丽感著称,但他这个徒弟的风格却跟老师截然不同,马吉拉偏好将服装拆分后重组其结构,且舍弃了印花与刺绣等装饰性要素,仅以材质与剪裁来制作服装。他的才华如此惊人,以至于高缇耶本人觉得自己都称不上是马吉拉的老师。高缇耶曾说:“他很棒,一开始我就被他震惊到了,我知道他能创造出伟大的作品,但是我无法想象出那些作品的伟大之所在。我并非他的导师,因为他并不需要任何老师。”

马吉拉的设计很快引起了时尚界的注意。与其他设计师会在设计中加入鲜明的品牌元素的做法不同,马吉拉并没有为自己设计的服装及配饰加上任何标志性元素。香奈儿有山茶花,迪奥有藤格纹,爱马仕有鲜艳的橙色,反复出现的元素会加深观看者的印象,也会变成品牌的标签。但马吉拉反其道而行之,在马吉拉早期的服装上,水洗标的位置没有任何品牌信息,只留下了四个针脚和一块白布来充作标签,因为马吉拉认为应该去关注服装本身而非品牌和设计师。之后这四个针脚的设计便被沿用下来,变成了梅森·马吉拉这个品牌的标志性元素之一。

在发展过程中,马吉拉旗下的服装鞋履与饰品不断增加,于是增添了一套用来命名的新规则:用一个数字来指代一种分类。在用作卷标的白色布片上会有一个数字,比如10号通常用来指代男装,12号用来指代珠宝。这种做法颇有作坊生产中严谨处事的态度。时装屋中的成员在工作时也被要求穿上生产车间里的那种白色大褂,马吉拉认为在工作时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手头的制作上,不能让当天穿着的服饰来影响自己的状态。

了解这些轶闻后我们便能理解为什么在木木美术馆举办的马吉拉回顾展上鲜少出现设计师本人的资料,和有些艺术家一样,马吉拉坚持一位设计师最好的展示方式就是让作品自己开口说话;和那些将个人性格及经历与作品紧密联系起来的设计师不同,马吉拉的做法是在尽量抹消设计师的“个人性”。但展览中陈列的部分展品也能与这位艺术家的成长经历联系起来,让我们悄悄地“打探隐私”。

去掉虚浮,留下本质

在展厅中展出了一系列被称作《虚空派》的假发硅胶球。球体以硅胶制成,有着人类皮肤的颜色,闪亮的假发包裹着圆形的球体,如此设计第一时间就会让人联想到人类的头颅。随着年龄的增长,头发中的黑色素会逐渐减少,头发颜色的变化也暗示了生命的流逝,而不断被剪落的头发也是对“虚荣”的讽刺:正如万事万物终将迎来大限之时,此前的一切浮夸与强欲最终还是会走向消亡的结局。在西方文化中,“头发”这个意象经常与虚荣联系起来,但与之无关的另一个原因是,它将马吉拉引向了童年的记忆。在个人纪录片中,他曾提到自己父亲开了一家理发店,客人们来来往往,留下他们的头发:“当头发掉到地上,其他客人在头发上走进来,那个画面让我印象深刻。后来有人说我们店里可以卖假发,一开始我爸爸说‘不行不行,我不想让这里所有男人都戴假发’,所以这里只有在晚上才会卖假发。你懂的,假发的夜店,哈哈。”

因此在马吉拉的思考中,头发不仅代表了身体的一部分,也是一种材质,一种由人体上长出而又脱离于人体独立存在的物体,作为装饰品的头发,象征生命终将逝去的头发。头发是马吉拉喜爱的创作素材,不仅在秀场上,在他的私人创作中我们也会看见反复的以毛发为主题而创作的速写与头像。

在本次展览的最后部分有一段反复播放的影像,画面中戴着假发的模特面向观众,她的面部被假发覆盖,我们只能看到闪亮如缎子般的发丝,听见背景音中女人嘲弄的笑声。假发象征了引人注目的表象,正如马吉拉的理念所表述的那样,他从来都不希望人们去关注那些浮夸的表象。因此,他会在秀场上将模特的面部甚至全身覆盖,去除人的面部特征;也会把从古着店和二手市场淘来的旧衣改造拼接后作为秀款展示。马吉拉的服装或者说作品中都去除了传统观念里识别度最高的部分,即所谓的“面部”。但奇妙的是,如果消除了那些吸引我们注意力的美丽面孔,我们确实从马吉拉的作品中看到了一种哲学性的思考和玩耍般的实验性,就像潮水落下礁石就会浮出,马吉拉去除了虚浮的部分,将服装和设计的本质再次带到观众眼前。

“再也没有各种系列了”

如此一位个性强烈的设计师在面对大众传媒和娱乐化的新时代时选择了退出。关于马吉拉的隐退,高缇耶曾如此说道:“这无关道德,而是关于他的创造力。这就是他停下来的原因,这对他来说需要极大的勇气。”

多年来保持匿名状态的马吉拉在这个贩卖私生活,把个人当作一件可以塑造的商品的时代说出了他的真心话:“匿名对我来说就像是一层对我这个人的保护,它让我作为设计师,也作为一个人的个体存在,让我能够非常努力地工作,我的日程表上没有任何安排好的行程和媒体的会议。”在纪录片片尾,他说:“而今,我画画,做雕塑,我做了很多创造性的表达,我很喜欢这样。没有人在我身边。我喜欢独自一人,只有我和我自己在做的事情。当我想做这些事的时候,再也没有各种系列了。没有。”

借由这次展览,马吉拉可能向世人最大程度地展现了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就像他说的那样,作品可以自己开口说话,不需要作者来做过多解释。无论是马吉拉的粉丝,或者说道听途说来到美术馆的人,都会在这位才华横溢但神秘隐匿的设计师身上得到自己的见解。

发表评论:

原文链接:http://www.tzjcw.com/post/mading·majilatiancaidemiyiband.html

=========================================

http://www.tzjcw.com/ 为 “世界杯买球app-世界杯买球入口”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