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科幻文学“英雄豪杰”集结,三场线上直播共话未来世界

 2022-08-29    12  

8月22日至24日,“鲲鹏”全国青少年科幻文学奖组委会分别以“科幻视域中的人与自然”“那些已经成为现实的科幻元素”“科幻文学的魅力何在”为主题,组织了3场以科幻主题的直播活动。科幻世界杂志社副总编姚海军,科幻作家飞氘、宝树、马传思、王诺诺、何明瀚、白贲,首届“鲲鹏”奖得主王艺博、宋雨亭、徐西岭、李楚涵,以及来自四川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邮电大学、成都理工大学、合肥工业大学等大学的科幻社团代表等以在线直播的方式,与万千读者一起共话科幻,畅聊未来世界。

本次活动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深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深圳市委员会、中共深圳市福田区委宣传部主办,由知识出版社、深圳市作家协会、深圳市福田区教育局、深圳市福田区文联、南方科技大学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腾讯青少年科技学习中心承办,四川大学科幻协会承办。活动由深圳市福田区宣传文化体育事业发展专项资金资助。

国内科幻文学“英雄豪杰”集结,三场线上直播共话未来世界

作为鲲鹏全国青少年科幻文学奖的出发地,深圳市福田区近年来大力推动科创教育、文学教育,为青少年科幻文学发展提供了丰沃的土壤和条件,全国首套中小学生原创科幻小说书系就诞生在福田。特别是以福田区红岭教育集团、福田区明德实验学校(集团)、福田实验教育集团为代表,涌现了一个文学教育、科幻教育特色学校群体,产生了一大批青少年科幻文学佳作,一套新的福田青少年科幻文学书系进入出版视野。

科幻视域中的人与自然

“我看到网上很多与高温天气相关的新闻,未来这种极端天气是否会成为常态,我很少在科幻小说当中看到对类似问题的关注与探讨,这说明科幻作品还有广阔的发展空间。科幻有太多的方向,人与自然的关系只是其中之一,但它与我们的现实生活关系最为紧密。我希望有更多作者书写这一复杂的关系。”身处成都的科幻世界杂志社副总编姚海军说。

很多科幻作品和科幻大片以人和自然发生危机为大背景,生态危机是很多科幻故事发生的前提,也是很多科幻情节铺陈的底色。科幻作家宝树在活动中说:“读科幻史的时候,我们会发现,科幻起源和气候变化存在着很重要的关系,这是特别有意思的一个现象。科技的发展让环境不断发生变化,而这种环境的变化也越来越影响科幻作品的创作。对写作初阶的创作者,我的建议是,在生活中找到你感兴趣和有感触的内容,再结合你迸发出科幻的灵感去写。”凭借短篇小说《夏日永恒》获得首届“鲲鹏”青少年科幻文学奖三等奖的徐西岭同学,在活动中透露他正在创作的一部新作品,灵感正是从此次成都的热浪中来,他希望在作品里寻找一种方式来对抗环境的灾变。

“哪怕只是写生态,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切入视角,我们的小说能讲的内容有限,还是需要做出选择。生态在我们作品中到底起什么样的作用?是设定背景?还是矛盾冲突的对象之一?甚至是揭露一个更深远伏笔的前奏?其实,不同的选择会有不同的侧重点,写出来的故事完全不一样。可写的东西真的很多,大家拿起笔来吧!”青年科幻作家白贲在活动中这样说道。

能源危机一直是科幻作品中备受欢迎的题材。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或多或少面临一定程度上的能源危机。科幻作品中提出的解决能源危机的方式,虽然无外乎新能源、新科技,但科幻作家的某些观点仍然值得我们思考,曾担任过四川大学科幻协会社长的应素洲同学和来自成都理工大学科幻协会的康鹏希同学分别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引发观众讨论。

那些已经成为现实的科幻元素

“我最感兴趣的是中国科幻文学的早期历史。一百多年前,人们已经开始对凡尔纳这样的作家非常感兴趣,凡尔纳写了很多以发明和探险为主题的故事。这些故事和原来中国读者喜欢读的神怪故事不一样,那些神怪故事代表着我们的梦想:想去月球,就得修仙,但普通人并没有可以实现这个梦想的途径;但是,在新的科学时代里,我们拥有了这种可能性。因此,我觉得,就科学幻想故事而言,与其说它很善于预测未来,不如说它表达的是一种人们在经历科学革命之后对未来进行想象和表达崇敬的方法。很多科幻作家与其说是预言家,不如说是梦想家,只不过这个梦想具有成为现实的可能性。我们知道,预想未来的想法有时候并不特别难,科幻作品更多地是提醒我们未来难以预测。”科幻作家、清华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飞氘在活动中阐释了他的观点。

“科幻作品的预言性对我来说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因为我觉得科技发展的方向和我们人类幻想的方向在很大程度上是重合的,甚至是一致的。科技在帮助人类如何更好地生活,科幻作品也在不断地追问相同的问题。科技和科幻作品同时处理相似的关于人类自身的话题时,给出的回答就可以互相呼应和对照。”来自郑州大学的宋雨亭同学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她的短篇小说《母神回唱》在首届“鲲鹏”奖评选活动中脱颖而出,夺得一等奖。

青年科幻作家王诺诺在活动中说道:“我非常同意飞氘老师所说的,一个优秀的科幻小说家想象出汽车非常简单,但他能够想象出汽车,把它足够合理化,让汽车跟人、道路发生关系,让汽车跟我们追求更快速、更便捷的生活发生联系,这需要很难的高超的技巧,不仅仅能想象出一件今天没有出现的东西,同时能够将这些没有出现的东西跟周围的环境联系起来,织出一张比较合理的关系网、关系链,这就是每一个科幻作者从事科幻创作时要去深刻思考的问题。”

“在这么多的科幻作品里面,固然有很多作品成功预言了现在会发生和会实现的技术,但是更多的作品是没有成功预言的。与其说它是一种预言能力,不如说它是一种对合理可能性的想象。”曾经担任过京津冀科幻联盟会会长、北京邮电大学科幻协会社长的笑匠同学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在目前科技迅猛发展的时代,今年的预言,有可能明年就能实现,很多人会担心留给科幻合理想象的空间是不是会越来越窄?对此,首届“鲲鹏”奖长篇小说组一等奖获得者王艺博同学分享道:“这种事情应该会时常发生。我在进行科幻小说创作时,更多的问题来源于我对某一部分的科学并没有那么熟悉,就像我写《石碑》时,这个小说讲科学家怎么解决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世界范围的病毒的故事,为了能用相对专业的方式去解释这个病毒,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我科幻创作中更多的是对科技的不熟悉,很少会因为科技发展得很快而阻碍我写作。我觉得在这个宇宙被探索完之前,科幻都有能写的东西,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能写的事。”

科幻文学的魅力何在?

“每一个科幻作者首先一定是一个科幻迷。回想一下,当初吸引我走上科幻阅读和创作之路的因素,说得简单一点儿可以用两个词去概括,第一个是“惊奇感”,第二个就是“哲思”。我们讲科幻经常会讲跨界,跨界有许多解释,其中一个解释就是跨越思维边界,它会让你面对人生、世界、宇宙时能从更加宽广的角度去观察,这种观察也会带来很多思考的结果。”少儿科幻作家马传思在活动中这样分享他所认为的科幻文学的独特魅力。

同样是少儿科幻作家,何明瀚这样认为:“科幻具一种独特性,所有的人文思考、自然知识方面的内容,包括现实主义的思考,还有惊悚的元素、悬疑的元素、搞笑的元素等,科幻可以无所不包。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我认为科幻是比较少有的能够兼顾现实主义和天马行空的幻想这两个元素的题材。正常来说,我们一个作品要么更多地关注眼下发生的事情,在这当中去挖掘、去思考;要么就注重想象力的发挥。但科幻这种题材,它既脚踏实地讲我们现实的知识,又在这个知识的基础之上去发散,去思考人类、思考未来,思考奇奇怪怪的可能并不真实存在、只是一种可能性的有趣的东西。这样的幻想几乎也是无边界的。”

当谈到科幻文学的独特性时,有观点认为科幻文学可以说打破了“一切文学皆人学”,能够把自然和宇宙规律本身当作作品的主角,但年轻的科幻创作者,毕业于福田区翰林实验学校的李楚涵同学是首届“鲲鹏”奖三等奖得主,他自己的理解:“我觉得‘一切文学皆人学’的概念还是适用于科幻文学的。毕竟科幻文学文风再张扬,想象再丰富,科幻作家的大部分科幻小说还是以人为主角来展开,即使主角不是人,可能是动物,可能是外星人,甚至可能是一种现象,他的写作视角也是从人的视角去写和表达,不可避免地从人的视角来看这个问题,这是从人的角度去认识世界的过程。从这个角度来讲,科幻文学依然是‘人学’。科幻文学其实就是科幻作家给科学和想象的一封情书,科幻作家告白的就是人类、文明征途、宇宙本源和生命的意义,它是黑暗和光明的颂歌,而不是对上层阶级的摇尾拥附,不是对权力金钱的一味渴求,不是对无根技术的胡思乱想,这也许就是它让我们着迷的原因。”

北京邮电大学斡维科幻协会的社长李卓君同学,认为科幻小说最大的魅力在于“虚幻的真实感”。曾担任过北京师范大学五四文学社社长的曾庆泽同学则认为科幻这个题材真正让他的结构和意识脱离传统的文人文学的所谓规矩和束缚,真正能让文学回到最本初的虚构性、幻想性,从中体现更热切的本真。来自合肥工业大学斛兵群星科幻协会的茶色同学也跟大家分享了学校科幻社团的一些活动。

据悉,《首届鲲鹏全国青少年科幻文学奖获奖作品集》(4册)将于今年十一前后举行的中国科幻大会上与全国读者见面。第二届“鲲鹏”全国青少年科幻文学奖正在征稿阶段,截稿日期为2022年10月8日,25岁及以下青少年用中文创作的原创科幻小说均可投稿。征稿详情及要求可关注公众号“鲲鹏青少年科幻文学奖”。

采写 南都记者周正阳 通讯员 谢晨 朱晓芳

图片来源:“鲲鹏”全国青少年科幻文学奖组委会

发表评论:

原文链接:http://www.tzjcw.com/post/guoneikehuanwenxueyingxionghao.html

=========================================

http://www.tzjcw.com/ 为 “世界杯买球app-世界杯买球入口”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