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内江水果店的执法,假如换一个思路

 2022-09-20    38  

文\挑灯看剑

“最可怕的地方在于,这段视频是执法者拍的,并且是觉得‘这是好事’才放出来的。他们一方面天然警惕别人的镜头,要老板娘删除,另一方面天然觉得自己干的事情是对的,值得表彰。”

对内江水果店的执法,假如换一个思路

随着四川内江警方一纸通报,“一家水果店竟正在营业”引发的争执终于盖棺定论,对水果店老板吴某的处罚是行政处罚加严厉批评,并责令写下检讨书。

不过,即便是吴某在内江警方的悉心教育下认识到了“正常开门营业”、“担心自己店里的水果烂掉”都是一种“严重错误”甚至是“违法行为”,网络上的争议却依然在持续,有网友在看过了执法者放出的完整视频后感慨,既然觉得自己做得对,为何又天然警惕别人的镜头,一群人围着水果店老板娘删除视频?

在很多人看来,至少这种矛盾的举动,在逻辑上无法完成自洽。特别是当听到内江那名非常能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身材的辅警对着镜头大喊的那一声“删了”,隔着屏幕都吓得我一激灵,可以说这声“删了”放在三国,一声喝断当阳桥就没张飞啥事了,吓破我等狗胆岂不是小菜一碟?

对于内江以“拒不执行紧急状态下的决定、命令”来处罚水果店老板吴某,这种完全可以被人釜底抽薪的借口是不是适用,法学教授已经给大家普法,众多律师也一再强调,这里就不赘述了,大家心中有数即可。

只说一点,在内江已经宣布“静默管理”的情况下,吴某拉下卷帘门在自己的水果店里整理下货品,将容易腐烂的水果放到冰箱里,减少下自己的损失何错之有?

内江东兴区从9月9日零时开始的“静默管理”规定,“除药店、商超、农贸市场外的其他经营场所暂停营业”,而内江通报中称吴某的水果店“某商场”,那么,问题来了,商场市场中的水果店该不该被排除在营业范围内呢?

另外,东兴区的静默管理是从9日零点开始的,内江市全域“静默管理”是10日开始,并非内江通报所称的“9月10日是东兴区实行静默管理第一天”,一份警方通报竟然能够把当地的“静默管理”时点搞错,用心程度可见一斑。

内江全域静默通告称“除经指挥部批准保供外,其他各类场所、店铺一律停业”,那么,问题来了,到底谁有资格被纳入保供范围,吴某这样的普通水果店需要通过什么渠道申请保供资质,内江到底有没有明确标准?

静默管理并不是足不出户,按照防控要求和内江通告,高、中风险区采取封控管理,落实“足不出户、上门服务”等防控措施;低风险区原则上居家,非必要不外出。吴某和店员到店里整理怕腐烂的水果算不算必要?

在“静默管理”行政命令主导下被迫停业带来的商户损失,又有谁给补偿呢?难不成,水果店老板吴某店内的水果就必须无条件地在店内烂掉,无条件接受“静默管理”,无条件不营业?面对突如其来的指令,吴某这样的商贩可以配合,但在缺乏清货宽限时间的情况下,损失谁来负责呢?

三年来包括个体工商户在内的底层民众生存不易,着实经不起一轮又一轮的“静默”折腾,眼睁睁地看着满屋子的水果烂掉,这不是人能够干出来的事,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有一群恶犬能把这整屋子的水果给吃掉,”吃了不疼瞎了疼“,都不至于让人“心痛”。

再来说说内江那名在一群联合执法人员中奋勇当先,大摇大摆掀开卷帘门并对吴某率先锁喉动手的那名辅警,几个人将吴某合力抬到店外的一幕,说实话,让我瞬间想起了“我不能喘气”,特别是看到水果店老板娘拍视频,这名辅警大喝一声“删了”,着实吓到我了,那气场,如果拍抗日影视剧,至少一个排的鬼子当场都得给吓得失去战斗力。

不止如此,多名执法人员团团围住水果店老板娘删视频,这是干啥?既然你们是秉公执法,惩处刁民,为何又怕当事人录制视频?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认为自己干的事并非那么有理有据有节,最起码,你也没有要求一名公民录视频吧?

早在2016年公安部就针对日常执法中出现的“围观群众一旁拍摄怎么办”做出示范,面对群众的围观拍摄,公安部要求,在拍摄不影响执法的情况下,民警要自觉接受监督,习惯于在“镜头”下执法,注意规范执法行为,不说过头话、不做过激事。不得强行干涉群众拍摄、夺取拍摄器材或强行要求删除,但可口头劝阻。

即便只是一名辅警,对这样的基本执法操守,也应该知晓吧?

就算是吴某“在内江市东兴区疫情防控联合执法小组多次劝阻关店的情况,依旧不予执行”,是不是辅警就可以上手锁喉,众人一哄而上将吴某抬出店铺?以理服人,而不是“以强把人制服”。

如果内江联合执法组在要求吴某闭店的同时,又通过协调将吴某店内容易腐烂的水果品类兑给被批准的保供门店,一来既可以丰富保供门店的产品种类,二来又能够给内江民众提供更多消费选择,三来还可以解决吴某的损失,何尝不是一种更人性更文明更让人心服口服外带佩服的执法选择呢?

道路千万条,我们的执法人员为何总是选择那条最为坎坷、布满荆棘,又让人觉得冰冷刺骨透心凉的那一条呢?这是不是值得反思?长此以往,又怎么体现我们的优越性?

最后,再说个笑话吧,日本亚洲通讯社的社长徐静波问央媒记者,“封控”与“静默”到底有什么区别?央媒记者回答,“封控”是权利行为,而“静默”是自主行为。意思相同,责任却大不相同。问题是,哪怕是自主行为,民众有“不静默”的自由和选择吗?

哀民生之多艰,就算静默了,是不是也该想想众生不易?

发表评论:

原文链接:http://www.tzjcw.com/post/duineijiangshuiguodiandezhifaj.html

=========================================

http://www.tzjcw.com/ 为 “世界杯买球app-世界杯买球入口”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