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丨学者张彦文:我们在丹东调查发现了97种外来物种

 2022-09-06    11  

澎湃新闻记者 喻琰 实习生 苏莹

一个地级市存在多少外来物种?

对话丨学者张彦文:我们在丹东调查发现了97种外来物种

2019年,辽宁丹东市生态环境局和辽东学院农学院院长张彦文博士团队合作,对丹东市外来物种进行了调查与评估,历时三年,最终排查到丹东市已有外来植物72种,隶属25科;外来入侵动物18种,外来入侵微生物物种7种。

今年59岁的张彦文是土生土长的辽宁丹东人。2010年成为丹东地区唯一一位国家自然基金评审专家。摸清这些外来物种的基本情况后,在张彦文的指导下,丹东市建立了地区危害较大外来入侵物种和重点防控入侵物种名单。

学者张彦文,辽东学院农学院院长、农业与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长期从事生物多样性保护、繁殖生态学研究。受访者 供图

摸清的名单,该如何对外入侵来物种进行有效防治?近期,张彦文也关注到了近期河南汝州鳄雀鳝事件。9月5日,张彦文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这是一次很好的向公众普及生物多样性知识的机会。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外来物种问题可能是不可避免的,只能采取正确的应对措施。

区分“外来物种”和“外来入侵物种”

澎湃新闻:怎么区分“外来物种”和“外来入侵物种”?是不是外来物种都会带来负面影响?

张彦文:外来物种,是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是指在已有的记载文献中没有记录,由其它国家或地区通过自然传播,有意或无意引进的物种,一个国家内不同地区之间物种的传播不称其为外来物种,可以称其为该地区的新记录物种。

当外来物种在新的定居地自然繁殖、扩散并影响到当地的物种繁育和生态环境及景观后,就可以称其为外来入侵物种。外来物种是中性的,可以是有益的,如马铃薯,玉米以及许多花草树木,而入侵物种则是指形成危害的物种,如豚草,松材线虫等。

我很关注这次鳄雀鳝事件,这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公众意识对外来入侵物种的态度,是一次很好的向公众普及生物多样性的知识。

澎湃新闻:外来入侵物种的危害有哪些?

张彦文:外来入侵物种的传入方式可能是自然传播。外来入侵物种的危害主要包括影响或破坏当地的生物多样性组成,如鳄雀鳝繁育后会把当地的鱼类消灭,破坏自然生态及生物多样性。此外,一些入侵植物,如大米草等,扩散后侵占了当地本土植物的生境,改变了地被植物组成和景观,进而影响到赖以生存的动物栖息地和食物链。另外,一些外来入侵种还通过散放有毒花粉等,危害公众健康。

澎湃新闻:目前我国对外来入侵物种管理方法主要有哪些?

张彦文:目前我国针对外来入侵种的管理的责任主体是政府相关部门,如生态环境局、自然资源局和林草局。政府的主要责任是严把入境关,对已有外来物种在形成危害前组织专家对其生态风险进行专业评估,对已经形成危害的入侵种制定防控方案。

对外来入侵种的防治主要包括:人工防治,如人工铲除豚草;化学防治,如使用杀虫剂灭杀美国白蛾;生物防治,以一种无害物种控制有害入侵种的种群规模。近年来我国各级政府部门对生物多样性保护及外来入侵物种防控方面,均制定了具有法律效率的相关办法和规定。

“外来物种问题可能不可避免”

澎湃新闻:您是丹东人,2019年曾做了关于《丹东市外来入侵物种调查与评估》。作为一个地方性调查,这次调查结果对于全国防治外来物种入侵,有什么借鉴意义?

张彦文:我国幅员辽阔,不可能国家一次组织全国范围的调查,只能是在一个一个地区调查的基础上,通过大数据处理获得全国性的数据。

2019年我对丹东地区外来入侵物种的调查,也是丹东市生态环境局按辽宁省的统一部署进行的。丹东地区处于沿边、沿海、沿江地区,这里除了有海港、空港外,还是世界鸟类迁徙路径中的一个中继站。每年春季大量来自南半球的鸟类在向北方西伯利亚迁徙途中在此中继休息、补充食物,这为外来物种的传播提供了可能。

我们在此次调查中发现了一些本地区新记录到的外来物种,特别是搞清了外来种禾叶慈姑的传入路径并对其种群规模和动态进行了生态风险评估,提出来“三沿地区”最易成为外来种入侵的“桥头堡”概念,这对其它入侵种的防控有借鉴意义。

在整个调查过程中,我们不断记录到一些本地区先前没有记录到的物种,有外来的也有国内其它地区新传入的。这让我们认识到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外来物种问题可能是不可避免的,只能采取正确的应对措施。禾叶慈姑作为东亚地区首次发现的新记录外来物种,是十多年前我在鸭绿江口湿地发现并给予中文命名,但对其传入路径这一关键问题感到十分困难并始终缺乏研究,本次调查结合相关DNA分析,解决了前期的困惑。

澎湃新闻:全球气候的变化对外来入侵物种有哪些影响?

张彦文:全球气候变暖的大趋势已不可避免,这除了导致一些地区降雨量变化外,如我国西北、东北干旱区近年来降雨量明显增加,但南方一些地区会洪水增多。这种气候变化会改变一些动植物的生活史特征,引起一些物种的流动性增加。也就是说,一些动植物在原有气候条件下不适应生活的区域,现在变得可以适应了,原来在较温暖地区的动植物不能适应北方地区寒冷的冬季。但近年来一些北方地区冬季变得不那么寒冷了,所以有些动植物就逐渐扩散过来,如辽宁地区近年来就有较多新记录植物被发现。如果这些动植物来自国外,则就是外来物种,就要引起重视。

澎湃新闻:你们在调查中是如何寻找和确定外来物种的?

张彦文:当初在做生物多样性调查过程中,在鸭绿江口湿地发现一种水生植物,初步鉴定属于慈姑属植物,但不知道是哪个种。我们经过两年的观察,记录它的扩散区域变化,再记录种子和球茎繁殖特征,确定它繁殖快,会逐渐在扩散区域排挤本土物种,改变原有的群落结构和景观。

在北美,禾叶慈姑因为在河流或沟渠中密集生长而阻碍水流畅通,可能会增加水患;在稻田中扩散因难以根除的根茎使其被列为B级杂草。我们观察到,从现有几个居群植株的生长和扩散能力看,该种遇到合适的生境可以形成数百平方米的大斑块,有强烈的排他性,会改变入侵地的生物多样性构成。因此,对该入侵种尽快开展相关研究十分必要。

“治理外来入侵物种的主要困难,是隐蔽性强”

澎湃新闻:以丹东市为例,有哪些外来物种治理经验?

张彦文:我们曾经多次与生态环境局合作,利用多种媒体形式开展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外来入侵种防控方面的宣传活动,让公众认识常见的外来入侵种,发现可疑外来物种及时报告有关部门。我们曾接到过群众报告鸭绿江中发现鳄龟、西伯利亚鲟等非本土物种。

对于外来物种的防控主要是及时发现,及时评估其生态风险,对于高风险物种即入侵物种要及时采取科学措施加以管控。对于已经形成危害的外来入侵种要采取科学举措控制其种群规模,必要时采取措施铲除或灭杀。

澎湃新闻:治理外来入侵物种难在哪里?

张彦文:如果任由外来入侵物种泛滥,我们生存的自然环境中生物多样性会受到极大的冲击和破坏,一些物种在我们还没有真正认识其价值时就可能被外来入侵物种排除其生境甚至绝灭。此外,外来入侵物种还会破坏我们熟悉的自然景观,甚至危害其它本土物种的生存,危害我们自身的健康。

治理外来入侵物种的主要困难就是隐蔽性强,一些外来入侵物种的入侵渠道、入侵方式不是很清楚。还有一些外来入侵物种是通过鸟类、风等自然因素传播的,要想控制也很难。还有一些外来入侵物种是人为引进用于某种目的,如大米草就是为了海岸固堤引种的,当初对其生态风险评估不够,才导致如今广泛传播。一些动物的引进可能是作为观赏用途,但可能通过自然逃逸或有意放生等进入自然生境,当其缺少天敌时就会引起泛滥,成为入侵种形成危害,鳄雀鳝可能就是这种案例,因此,防治起来也很困难。

生物多样性和生物入侵等都是国内外学术界的热点研究领域,这是一个涉及多学科的方向。每一个进入该领域的学者都会发现这是一个百宝盆,里面包含数不清的科学问题。对于科学家来说,这些科学问题就是珍宝。

我早年东北师大毕业后就是单纯从事植物学教学和一些简单的研究。后来我进入武汉大学读博,接触到生物多样性和外来物种研究,就好像自己进入了海阔天空,可能在别人眼里的普通杂草,在我眼里就成了科学对象,其中蕴藏着许多未知的科学问题。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朱伟辉

校对:徐亦嘉

发表评论:

原文链接:http://www.tzjcw.com/post/duihuagunxuezhezhangyanwenwome.html

=========================================

http://www.tzjcw.com/ 为 “世界杯买球app-世界杯买球入口”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