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颖劫后余生,发文回忆自杀经历,吃下一个月安眠药昏迷20天

 2022-09-06    15  

文\江湖小舞

“找到我提前在网上购买的木炭,端进车内,放在容器中燃烧,一口气吃了原本一个月量的安眠药,我在浓烟中陷入剧烈地咳嗽,不开车门,这真需要很大定力。”

曾颖劫后余生,发文回忆自杀经历,吃下一个月安眠药昏迷20天

因直播连线谈及日本已故前首相安倍晋三时的哽咽片段,旅居日本的曾颖不堪网暴压力,忍受不了抑郁症的折磨,在7月19日选择了执行“放弃生命”这个她犹豫了很久的议题。万幸的是,历经多次自杀的曾颖再次大难不死,经过了20多天的昏迷,终于在日本庆应大学医院的ICU病床上醒来。

9月2日,走出鬼门关20多天的曾颖,在日本Note博客媒体平台上发布了《一名抑郁症患者的20天》长文,详细回忆了自己从遭遇网暴到自杀,以及醒过来的心路历程。

在文章中,曾颖坦言,以自己的智慧,至今无法参透上天在而立之年给她“抑郁症”这份礼物的用意,只是,过去从不相信“灵魂鬼怪”之说的她,忽然明白了死生为大的意义。

可以看出,哪怕是经历了长达20多天的昏迷,如今再次醒来之后的曾颖文字功底一如之前撰文强调自己会坚守价值观时一样,同样细腻又充满哲理的描述,让人可以透过文字深入感悟一名女性的情感变化。

曾颖专门用很大一段文字描述“痛苦的根源”,在她看来,一切源于“只是因为意见不同,有成千上万人要我去死”。

曾颖说,在写这篇长文时,“微博上,诅咒我父母去死,要我去给安倍陪葬的私信,仍在以每日上千条的频率发送着。”

曾颖至今不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并坚定地认为自己“只是为一个花甲老人在街头无辜惨死感到害怕而哽咽的普通人”,在她的价值观中,“为一个人的意外惨死而欢呼”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

曾颖说,“互联网上关于我的构陷和诋毁还在继续,当然也有专业的律师维权团队正在为我取证。可真正让我感到万念俱灰的,是群体对生命的漠视。”

曾颖写道,“我不是你的朋友,不是你的亲人,你不认识我,就可以因为各自立场和意见的不同,便威胁要强暴我,要杀了我,要杀了我全家。而这样的威胁,是成千上万,不堪入目的。”

事情过去了近两个月,由于网暴的持续,依然让曾颖心有余悸,但在曾颖眼中,“在直播间里叫嚣着的暴民,却从来都是最该被可怜的人。”

在曾颖看来,“自我理想和现实世界的强烈反差”带给内心的孤单,令她深深抑郁,感到自己的无能和挫败,渺小和无助,或许,这正是她“痛苦的根源”。

这份痛苦,源于她所牵挂的“生活在那片土地上劳苦的人民,不受完备法律保护的宠物,不能畅所欲言敢为人先的小城女性”,不曾理解她的“用心用情”。

当然,长文的更多篇幅曾颖留给了描述自杀以及昏迷20多天后醒来的状况,据她回忆,她是在发完最后一条带着“很多抱歉”的朋友圈后陷入昏迷的,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昏迷近20天之后,“随着一颗温热的眼泪从自己的眼角滑过,模糊的视野开始慢慢清晰,黑白的世界也慢慢变成彩色,我刚想开口,却什么也说不出。”

曾颖醒来后发现,躺在病床上的她全身插满了管子,双手动脉附近大面积的淤血,电影里见过的心电图仪器在床边跳动,嘴唇干到起了很多皮。依稀记得,停留在20多天前的记忆,被抑郁症折磨了一个多月后,“几乎是在一念之间”,选择结束生命。

曾颖说她是一个人在东京生活,身边没有亲人,应大学的医生们是靠翻译联系到她在国内的母亲,并在母亲的授权下,由在日本一直很关照她的两位“姐姐”配合,为她的父母办理“人道主义关怀签证”。

曾颖写道,“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失去意识,心肺停止”,她引述日本警察对帮忙报警的朋友说的话,“医院说,如果再晚几分钟,现有医疗手段,就已经没有办法就活。”

曾颖说,第一次醒来之后,“又马上昏睡过去”,这样的昏睡大概持续了一周左右。重生的她,重新学习了“喝水,走路,吃东西,这些最为寻常不过的生活技能”。在她昏迷期间,日本人三木先生,帮助她撑起了公司,指挥员工工作,为她找关系住院,关心她的身体情况,协助她父母办理人道主义签证,做担保人。

曾颖说,“他和推特,YouTube上的朋友,让我看到了人间的血性,人类之间原本应该拥有的纯良和温暖。”

在曾颖那封不算太短的朋友圈遗书中,曾写道“目前比较着急的事”,就是她经营的服装公司,效益还算不错,她希望有朋友能够接过去好好经营,不要辜负了这个团队。如今看来,曾颖的公司并没有受到她自杀的影响,依然在正常运营。

在为安倍哽咽之后,曾颖遭遇了网暴,微博被禁言,禁言解除后又清空了此前发布的很多内容,设置为“半年可见”。在8月30日这天,曾颖还发了一首“写给波士顿的虾”的名为“爱你就像爱生命”的短文,似乎是在回忆自己的一段感情,爱过的一个人,“我爱过你,我仍然爱着你,万一灵魂存在,但愿我们还会相遇”。‘

短文最后,曾颖还特别加了一段话,“我从来都一点儿也不在乎网络上的声音,如果谁觉得我在意,那是把我看轻了。在人世间有一种庸俗且声势浩大的合唱,谁一旦对它屈服,就永远沉沦了,真是可惜。”

不过,在日本博客网站发布的长文中,曾颖写道,“这个叫曾颖的女孩儿已经彻底社死,她失去了自己原本的朋友圈,她失去了这个成就过她梦想的微博平台,她也失去了过去30年对自己价值观从不曾迟疑过的这份关于人性本善的坚定信仰。”

确实,除了那篇浓浓爱意的短文,曾颖只发布了一条“以唯一中国籍女性创业者,登上今天的日本focus媒体”采访链接,以及一条“搬到新家了”的动态,连长文“一名抑郁症患者的20天”都没有在“这个成就过她梦想的微博平台”上发布。

值得一提的是,这篇发布在日本网站上的“一名抑郁症患者的20天”长文下面,曾颖给她添加了“澎湃新闻女记者”、“澎湃新闻”、“网络暴力”、“安倍去世”、“中国网友”等话题,每一个似乎都意有所指,又都那么刺眼。

“以生命为代价不值得。”

这是西祠胡同“记者的家”在转发曾颖自杀消息时留下的一句评论,只是因为一次“哽咽”,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曾颖确实不值得。

如今满血复活,曾颖说自己“要走到这雨里去”,追寻自己坚定的信仰,“即便被钉在十字架上,被烈火焚烧,也不会畏惧”。

祝福她。

发表评论:

原文链接:http://www.tzjcw.com/post/cengyingjiehouyushengfawenhuiy.html

=========================================

http://www.tzjcw.com/ 为 “世界杯买球app-世界杯买球入口”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